”命好“是炒股的核心竞争力

http://xueqiu.com/1460633374/36056734

你可以不信命,但不要否认你看不上的一些人成功了,困惑还不错的人怎么失败了。在股票投资这件事上,我坚持”命好“是核心竞争力,甚至唯一。(声明一下:我不是宿命论者,也赞赏人生就要努力,我们在此只讨论关于股票投资这件事。如)
在看官们拍砖之前,先容我说两件事:
(一)大卫·休谟关于因果关系的阐述
18世纪英国哲学家大卫·休谟认为,我们从来没有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证实过因果连接关系本身,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,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 值得怀疑的。举个例子,公鸡叫了,太阳升起。这两个事件同样是相继发生,但是公鸡叫并不是太阳升起的原因。休谟提出,一切因果关系都应该重新审视。
(二)关于幸存者偏差
1941年,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沃德教授(Abraham Wald)应军方要求,利用其在统计方面的专业知识来提供关于《飞机应该如何加强防护,才能降低被炮火击落的机率》的相关建议。沃德教授针对联军的轰炸机 遭受攻击后的数据,进行研究后发现:机翼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,机尾则是最少被击中的位置。沃德教授的结论是“我们应该强化机尾的防护”,而军方指挥官认 为“应该加强机翼的防护,因为这是最容易被击中的位置”。沃德教授坚持认为:(1)统计的样本,只涵盖平安返回的轰炸机;(2)被多次击中机翼的轰炸机, 似乎还是能够安全返航;(3)而在机尾的位置,很少发现弹孔的原因并非真的不会中弹,而是一旦中弹,其安全返航的机率就微乎其微。军方采用了教授的建议, 并且后来证实该决策是正确的,看不见的弹痕却最致命!这个故事有两个启示:一是战死或被俘的飞行员无法发表意见,所以弹痕数据的来源本身就有严重的偏误; 二是作战经验丰富的飞行员的专业意见也不一定能提升决策的质量,因为这些飞行员大多是机翼中弹机尾未中弹的幸存者。
关于上面两件事我说完了,接下来延伸回股票投资上。分享下对于因果关系和幸存者偏差的认识。

(一)因果关系
每个投资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投资理念,从而通过它们来预测股价未来的高低。我们可否回到最原始的起点:什么决定价格?(注:恰巧这两天看到一篇景林投资的专访讨论了这个问题)
《马克思政治主义经济学》里关于价格决定因素的阐述是这样的:价值决定价格,价值分价值和使用价值,价格永远围绕价值上下波动。《西方经济学》的阐述更 加明确,即供求关系决定价格,然后是供需曲线的数学表述。问题来了:谁决定价格?如果价值能决定,中国经济GDP每年8%,股价保持了6年的熊市;如果供 求关系能决定,成为了全球第一M2的国家,并且停止不少年的IPO,不也熊市了那些年吗?!基本面分析在找寻价值被低估的投资标的,技术分析在谋求通过资 金供求关系找到答案,还有行为金融、量化等多种方式在预测未来。甚至一些多因子模型设计了上百个因子,暂不论这些因子是否对冲(就好比长得漂亮、年龄26 岁以上,还必须是处女),连这些因子是否能决定价格我们都没搞清楚。举个例子,南非世界杯一战成名的章鱼保罗,如果按照保罗的预测结果是完全一致的,难道 保罗的预测是西班牙最后夺冠的因子吗?如休谟所言,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,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。
而对于股票投资来言,如果赚钱你之前的理念都是对的,如果赔钱都是狗屎,你是否想过?你的理念和最后的结果压根可能没有关系,或者没你想的那么重要。[email protected] 名声鹊起,[email protected], 从结果上看他们都预测正确并按照这个预测进行了投资,于是他们都赚钱了,但是和预测的理念又有多少关系呐,如果他们在那个年份里最后赔钱了又会如何说呐。 在这件事情如果我们没搞懂什么决定价格的话(这点上人类的智力暂时无法精确表述证明),我们都会是章鱼保罗,或成神,或就是一只普通章鱼。
不要和我讨论概率的问题,试图统计举例证明理念和结果有统计关系。概率学派分为频率学派和叶贝斯学派,前者坚持概率是长期实践的客观体现,后者同时也认同主观情绪的认定,但可惜概率问题是人类智力更加无法解决的问题。不要过分的相信自己的投资理念,它只有在结果正确的时候你才认为正确,而投资理念和投资结果或许真的没有因果关系。倘若在股票投资上存在一个强有效的投资理念,可以准确预测价格的变化,就应该每天赚钱,每小时赚钱,每秒钟赚钱,或者长期永久盈利,就算你是整个存款,也要建立在国富民强、银行不倒闭等等的基础上,命好的是你生活的时代。
(二)幸存者偏差
常言说“老婆都是别人的好”。一是你看到的别人老婆有很多,但你往往记住那些漂亮优雅贤惠的少数人,自觉不自觉的忽略大部分;二是你记住的别人老婆的样 本信息并不完整,你看到的更多是淡妆华服而不是睡衣素颜、是温柔体贴而不是唠叨抱怨,而后者可能只是她老公下班回家后才看到的。比如媒体调查“喝葡萄酒的 人长寿”。一般是调查了那些长寿的老人,发现其中很多饮用葡萄酒。但还有更多经常饮用葡萄酒但不长寿的人已经死了,媒体根本不可能调查到他们。
面向全部用户的公开性调查,也会存在较大的偏差。比如互联网上要是有调查“你认为北京出租车起步价从10元提高到13元是否合理?”,看似样本是随机 的,但认为“不合理”甚至愤怒的人更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,而觉得“合理”甚至无所谓的人可能更多会忽略这个调查。现在你明白雪球上为什么2014年用户平 均收益率60%了吗?赔了的或者赚的少的根本不会写什么年度总结,所以雪球每年的用户平均收益率都永远很好。
当进入中国南方的大小机场,几乎所有的书店都在播放《董明珠谈管理》和《马云谈创业》的DVD,而他们的成功一样是幸存者偏差。你要知道会有比董明珠更勤奋,比马云更聪明,比他们更加优秀的商业模式,更加卓越的管理团队,最后game over了。
回到投资领域,取得成功的投资者谈论其投资经验和方法,但我们往往会忽略了一个事实:采用同样经验和方法而投资失败的人是没有机会上电视侃侃而谈 的。巴菲特说:“如果你是池塘里的一只鸭子,由于暴雨的缘故水面上升,你开始在水中上浮,但此时你却认为上浮的是你自己,而不是池塘里的水。” 如果你我本身就是“幸存者”的一分子,就很麻烦,因为就算成功纯属偶然,你我也可能会不自觉的发现自己与其他成功者的共同点,并将它们诠释为“成功因 素”。巴菲特的成功你无法复制,@小小辛巴 的成功一样你复制不了。记住这句话:没有人的成功可以被复制,他们都是幸存者,命好是他们成功的核心竞争力。
(三)关于命好这件事
身边常有经商成功的友人,问其成功的关键,答曰命好。常有预测经济走势的学者,问起准确的理由,答曰命好。到后来才发现,越是结果成功的人越是把命好归 结为首要要素,命好和成功构成了因果关系。他们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和他们一样条件,甚至比他们拥有更多优势的人们,倒在了通往成功的道路上,而命好是他们 比失败者唯一多出来的东西。
有没有办法改变命?易经八卦用风水改变运势,但变不了命。佛说积善修德,六道轮回。我党说知识改变命运。这不是个和宗教有关的话题,我也不甚懂宗教,多数人把命好归为福报。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
不要和我打嘴仗,我信命,也不否认人既然活着就要努力一些,至少我还是很努力的。你不信命,讨论半天有什么意义呢?最后你赚钱了,一切皆对,如果你赔钱了,至少和我没啥关系。
看到网友评论,于是想加上一句话:想当年,上亿的精子冲向子宫,莫非是因为你努力才成为第一名的?当然了,我们讨论的股票投资的核心竞争力,很多人在回复努力再努力,问题的关键是什么努力,努什么力、怎么努力就能等于成功。我既不唯物,也不唯心,只相信: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
分享到: